尊龙_用现金一下首选AG发财网资深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
联系传真:
电子邮箱:
联系地址:
当前位置: > 尊龙_用现金一下首选AG发财网资深 > 尊龙_用现金一下首选AG发财网资深

9日上海核酸检测全部白做?松江九亭哄抢超市?宝山有“纸箱方舱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2022-05-25
html模版9日上海核酸检测全部白做?松江九亭哄抢超市?宝山有“纸箱方舱”?

近日

多条涉疫网络谣言在网络上传播

上海连发辟谣

网传核酸码数据不全

9日上海核酸检测全部白做?

假的!

4月9日起,上海全市现场核酸采样登记方式调整为通过“随申办”中的“核酸码”进行,暂时无法申领“核酸码”的市民也可使用身份证进行登记。网络上有传言称,因使用身份证登记的市民信息不全,导致结果异常人员追溯困难。有传言还称,“昨天启用核酸码后发现数据不全,大部分信息没有住址和电话”“昨天做核酸检测的全部白做!”

聊天截图

这些情况是否属实?上海市大数据中心回复称: 按照新的核酸检测系统闭环处置的运行逻辑,网传的情况是不会发生的。

据上海市大数据中心介绍,新系统上线以来,针对封控状态下市民核酸检测的闭环处置,主要是按照以下的流程:

在每次集中开展采样前,志愿者都会在手机端的APP里输入核酸采样小区的地址。每一个小区的采样的位置信息,在对居民进行采样前就已经整体录入系统了。

输入小区地址后,志愿者会扫码匹配核酸采集样本的转运箱,然后再扫码匹配每个箱子里的样本管,最后再录入市民登记信息。因此,小区地址、样本箱、样本管、被采样人的身份信息,这四项信息是统一提交给系统的。

一旦有样本管结果异常,疾控人员会通过这些信息找到样本的转运箱,再读取这个样本采集所在的小区的地址。最后通过综合大数据下发到各区基层单位,找到混采阳性管涉及人员,形成闭环处置。

另外,由于“核酸码”是依托“随申办”实名用户的相关信息自动生成的,因此通过“核酸码”登记时,采集的个人信息是较为准确的。这当中就包含了市民的电话号码等信息,因为如果不登记电话号码,是无法注册并登录“随申办”的。

“而通过身份证等其它方式登记信息的,我们在对采样工作人员进行培训时也已明确要求,要录入被采样人的手机号。”

网传松江九亭哄抢超市?

男子已被公安机关行政处罚!

据上海市公安局消息,4月8日,一段所谓“松江九亭哄抢超市”的视频在网上流传。经警方调查,现住江苏昆山的杨某某(男,30岁)在微信群讨论上海疫情时,将并非发生在上海的相关涉疫视频转发至微信聊天群,含糊其辞地称“直接抢超市了”,让人以为松江区九亭镇出现哄抢超市的情况,引发网民误解,造成恶劣影响。

事发后,在沪苏两地警方的协作下,杨某某被依法传唤接受调查。目前,上海公安机关已对杨某某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违法行为依法行政处罚。警方提醒,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任何造谣行为都将受到严肃查处。当前,疫情防控进入关键阶段,请广大网民不信谣、不传谣,共同维护网络空间秩序。

警方通报

网传上海宝山方舱隔离人员睡纸箱?

实为外省市某公司隔离场所

近日,网上流传一段群聊记录,署名DQ的网民发布了一段“纸箱方舱”视频,并评论是“宝山创新方舱”。视频内容显示,某室内场所内,并排陈列多个长条形纸箱,纸箱内似有人铺好被褥居住。

“纸箱方舱”相关视频

记者从宝山区有关部门获知,经核查,该视频反映内容为外地某公司内部员工隔离场所,与宝山无任何关系。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对谣言源头进行追溯,将依法追究造谣者责任。

据了解,目前,宝山正加快方舱医院建设。截至4月9日,宝山区已建成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富长路、泾灿路等6家方舱医院,近6900张床位;已收治轻症患者和无症状感染者5000余人;吴淞中心医院、宝山区中西医结合医院、仁济医院宝山分院、中冶医院等250余名医护人员进驻其中多家方舱医院开展救治工作。各方舱医院均尽最大努力,提供较为完善的基础设施、生活保障和医疗保障服务。

延伸阅读:

上海"团长"买99元蔬菜包都是烂的:看着自制"干菜"心酸

志愿者正在社区内配送物资

4月9日,上海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06例,无症状感染者23937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连续三天超过2万,自疫情爆发以来染疫人数已超过15万。

上海因疫情封控之后,采购生活物资成了大问题,“社区团购”的民间互助方式随之出现。一次成功的团购,离不开一名优秀“团长”的带领,在微博上出现了“上海人有多爱自己的团长”的话题。

北青深一度记者采访了多位上海“团长”,他们讲述了各自这些天的经历。在变故出现之前,他们有着各自的工作,如今都是志愿承担起这个多少有些“吃力不讨好”的角色。

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团长”,需要找到稳定的进货渠道,善于组织沟通,同时也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面对随时而来的误解指责。“团长”们还成了当下上海社会的一面“镜子”,他们看到了更多普通人的困境与求助。

一所小区已经组织过的团购

“如果是父母,我心都要碎了”

讲述人:小虎,商用公寓租户

4月8日那天,我早上5点半就起床了,开始和商家接洽,叫骑手接货,在地图上不停盯着骑手的轨迹,生怕有什么闪失。早晨7点半,电话响了,我几乎是从二楼冲下去的,为了楼里团购的这两箱20件三鲜馄饨,我几乎搭上了一整天时间。

我住在普陀区华东师范大学旁的一栋商用公寓楼,租户大多是外来务工人员,年龄跨度大,有的房间还是上下铺的群租房,站在门口都能听到里面的吵闹声。公寓里只有一个公共厨房,一些中年租户经常会用,年轻人平时大多靠公司食堂和外卖解决吃饭问题,屋里连调味料和厨具都没有。

封控以后,上海的抢菜平台几乎瘫痪了,我像很多人一样,定了早晨5点多的闹钟,恒丰娱乐,到点开始抢菜,但从来没有抢到过。公寓管理员曾经联系了一批盒饭,30元一份,但供应了三天就被叫停了,而且一餐30元的价格,对于打工者来说也有些贵。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速食的渴求变成刚需。一筐土豆对于没有做饭需求的年轻人的价值或许抵不上一些方便面、馄饨。我自己也有类似这方面的需求,所以就成了我们公寓的“团长”。

4月7日,我通过朋友进入了一些可以供应菜品的群,有人在群里问“有没有要馄饨的”,我加了这人的微信,但他一直对“多少份起送”“一份多少钱”“地址在哪里”的问题很躲闪,最后才跟我说,他可以直接联系商家,但需要200元的配送费。

我挺懊恼的,自己多费了半天口舌找到的“供货商”却是没有货源的中介。于是,我又开始在公寓群里和大家沟通“200元配送费”的问题,要依次跟每个想买馄饨的人都沟通到。

我当“团长”的过程中,沟通成本越来越大。群里用“接龙”的方式报名,一些年纪大的人不懂接龙是什么,还是在群里单独写明自己的需求,这就需要我一一核对并重新排序。新入群的人越来越多,新人看不到以前发布的群消息,有些人不备注自己的楼号和数量,也需要我逐个去沟通。

钱款也需要我先行垫付。面对陌生的微信用户,我挺怕被骗钱的,一直不敢线上付款,总想找到可以货到付款的商家渠道。最后我还是先自己垫付了900元货款给商家,然后才发起了群收款。

听朋友说,骑手也很难找,于是我在第二天早晨五点起床开始约骑手。我自己房间里的冰箱很小,早上馄饨到了以后,我需要快速把馄饨分配出去。开始不断有人敲门,我不停地开关门、核对身份,交递货物,像是一个小卖店的店长。

这个过程中,有个50岁左右、黑瘦的大叔来找我,说是111号的住户,来取货。按我的登记,这个门牌号已经把馄饨拿走了,我觉得这个男人是来“浑水摸鱼”的,就语气挺急的对他说:“不是取过了吗,怎么还取?”

大叔又问我,“那有多的吗?可不可以卖我一袋?我不会用微信支付。”听我说了“你拿了别人就没了”的否定回答后,他转身走了。

全部把馄饨发完,已经是上午10点了,送走所有人以后,我还是总想起那个50多岁的大叔。我不确定他是真的想“浑水摸鱼”,还是和同住的人在沟通上出了什么问题,也不知道他后来有没有解决吃饭的问题。

说实话,我心里有些内疚,觉得自己没有努力帮到身边的人。我爸妈也是这个年纪的人,如果换做是他们在上海,我在外地,在这种极端情况下,恐怕我的心都要碎了。

第一次做团长,我感觉特别累,但如果有下次的话,我宁愿自己团多一点、多贴一些钱,也要尽量多囤货,要提前考虑到那些信息不灵通的中老年人。

商家发货后,小虎先垫付了货款

“用爱发电却被说吃回扣,我也很委屈”

讲述人:莉娅,互联网公司白领

清明节以后,我加了十多个团购群,已经快记不清每个群的群主是谁,买了什么东西,付没付钱,货到没到了。

在这个过程中,有个同小区的姐姐找到我,她有渠道,但是不知道怎么组织开团,希望我能帮帮忙。我就接过了她的蔬菜瓜果礼包团,这位姐姐通过私人关系联系到外卖平台的蔬果供应商,有稳定的供应渠道,到现在,我已经成功成团三次了。

我住在金沙江路的一个老小区,小区有100多户人,居民人数不算少,500人的居民群都建了两个。从6号开始,我就在小区群里发布平台提供的蔬菜情况,让大家接龙报名,然后我制作表格,统计楼号和付款情况。我平时做的是互联网运营工作,这也算发挥了工作上的做表技能。

那天货物半夜才到,我和四个志愿者一直忙分发,忙到凌晨三点。结果第二天起来,就看到小区群里有人说:“现在物资已经开始开放了,电视里也在说,快递员上岗了会越来越好的,大家干嘛这么着急,团购的东西这么贵,团长又有回扣。”

那段时间菜确实很贵,有些萝卜已经到了20元一根,配送也很贵,附近买个药要掏280元的配送费。但我组织的团购,供应商是80元5斤的生活必需蔬菜,价格已经比前几天便宜了很多。看到群里这样的发言,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大部分团长本来就是“用爱发电”了,联系供应商、统计表格、分发,哪个不需要精力,我所有的付款聊天记录都会公开在群里,居然还有人说我们吃回扣。

后来,还有人在群里说,“团长是为人民服务的,就要有做好服务的觉悟。”看见这种话,我也很无奈,我不是什么无私的人,也是因为自己吃不到东西才做的团长,当然了,更多的还是感动,每次团购成功以后,只要群里有一个人道谢,后面会带出来一串“谢谢团长”的信息。

在这轮疫情里,我看到过很多温暖也看到过脆弱。小区里经常会出现以物换物的现象,有人也会无偿捐助,我家的门禁没电了,4楼的住户把自己家闹钟的电池抠下来装了上去;我的小猫生病被送到宠物医院,医生怕被隔离在家里,干脆住在了医院。

前几天,小区里出现了一辆救护车,随后小区群里出现了一对夫妇的道歉:给大家添麻烦了,真是抱歉,小孩只是急病发作,不是阳性,大家别担心。

我真是觉得又心疼又无奈,小孩子有急症本来就很危险,还说“只是”,肯定是怕别人说什么,现在大家的关系还真是微妙。

一个社区正对团购到的物资进行消杀

“从开团到送达,每一刻神经都是紧绷的”

讲述人:康虾球,自由职业者

我和好朋友都住在虹桥机场附近的一栋长租公寓里,公寓里基本上都是年轻人。疫情刚爆发的时候,我们最担心的就是,像我们这种靠外卖解决吃饭问题的年轻人怎么办。

3月30日前是浦西买菜倒计时,我和朋友连续3天去采购,各种大小超市基本都已经空了,跑了4家超市加一起也只买到了一些预制菜和速食,最后一站去了有著名的熟食一条街的嘉荟市场,终于买到了蔬菜和水果,当时土豆已经卖到10块钱一斤了。

顺便提一句,当时菜市场需要绿码才能进,所以有不少老人聚在入口进不去,疫情2年多了,依然有老人不会搞健康码甚至没有健康码,可想而知,不会线上采购的他们在封闭前买菜有多难。

清明假期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囤的货可能还够,团购的需求不大。但是清明过后,很多人都着急了,几乎是见团就跟。公寓封控一开始,街道给的通知是非居民区暂时没有物资,等通知,经过公寓争取和大家各种渠道积极反应需求,街道陆续提供了4次物资,共计自嗨锅3盒,方便面5袋,八宝粥6罐,麦片一袋,但这些确实不太够。

我们公寓原本说5号要解封,清明节过去了也没什么动静, 我的好朋友好像是我们公寓第一个团长,她牵头,我们一起找团购渠道,分头行动,我俩就这样都成了公寓几个女团长中的一员。

我们公寓的租户大多都是互联网大厂的人,每天坐在窗台边办公的时候,都能听到隔壁的电话在谈着各种合作、项目,像是置身在一个封闭版的星巴克。因为都是文化水平比较高的年轻人,组团的时候省了不少麻烦。可能也正是因为邻居是这样一群人,组团的时候省了不少麻烦,填线上表格、接龙、拉群,所有人都驾轻就熟,完全不需要指导。

团长的主要任务是沟通加“抢东西”,尤其好多平台的团购都是上架秒光,所以我们基本都是前置团,先团、然后付钱,接下来等着发货。

我朋友做成的第一单团非常困难,连续2天每天都起早贪黑,有太多信息要问、太多问题要回,除了“在哪填、到哪领、蔬菜包里具体都有啥”这种重复的问题,还要一直跟进,生怕下一秒团购信息失效,所以要在群里一遍又一遍的喊人团购,盯着看自己的团组团成功了没有,一旦满足起送份数,第一时间联系商家配送。

成团也不意味着一定能拿到团品,我们成团但是没有送到的情况占多数。一开始,供应商那边很难联系,必须不停打电话。因为一会不联系他,他可能就把你漏掉了,而且他们的电话很难打通,打几十个电话才打通一次。中间还可能受到物流、政策等各种原因的影响,等到配送开始了,团长又要随时跟进配送到哪了,从开团到送达,每一刻神经都是紧绷的。

记得脱口秀演员庞博曾说:“真正的生活必需品,是不可能以盲盒的形式销售的,菜市场是永远不可能卖盲盒的,不然每天都会有人在菜摊面前虔诚地祈祷,今天让我抽个蒜吧,仨礼拜没吃蒜了。”

这种看似戏谑的话,现在照进了现实,迄今为止,我已经收到过两次“盲盒”了。

第一次是蔬菜盲盒。蔬菜包99块钱一包,菜很少,品质非常差。娃娃菜是烂的,上面都已经有那种糜烂的液汁了,我只能掐掉实在不能吃的部分,洗一洗,然后晾干保存起来吃。青椒一共是4个,2个都是坏的。剩下的土豆和西红柿,我收到的还比较好,其他住户有很多反应土豆发芽了,西红柿烂掉了。那能怎么办呢,非常时期只能硬着头皮吃下去,因为不知道下一顿在哪里。

另一次是水果盲盒,我做团长,不能确定平台下一次会上架什么水果,不过我们小区的要求不高,只要有就可以。我们做表格的时候直接就告诉大家,不确定到时候会有什么水果上架,有信息通知,我会第一时间同步给大家。本来我们没希望团到了,因为还没成团水果盲盒就下架了,幸运的是,半小时后我们捡了个漏,搞到一团西梅。

8号中午,我的邻居知道我们没有菜了,送了我一盒五花肉、绿叶菜和一点香菇。但是那些绿叶菜也不太好了,不能再放了。我就把这些绿叶菜分门别类全都烫了,烫好之后放凉,再拿保鲜袋装好放在冰箱的冷冻区,过两天吃泡面的时候,至少能拌个菜。我把不能放的西红柿也都炒了,跟洋葱一起装在饭盒里冷冻保存。

看着冰箱里不多的自制“预制菜”和自制“干菜”,我突然有些心酸,眼下的情况,要把菜放到不能再放了才敢吃。

一些团购到的蔬菜已经变质

“我们有一份怎么当好团长的SOP”

讲述人:Double,文化产业公司职员

我们公司部门里面已经出现好几个“团长”了,为了方便做“团长”,公司部门会议也挪到了晚上。每次开完部门会,大家还会分享自己做团长的经验和渠道。

我住的社区在长宁区新华街道,是一个高层公寓,一共22楼,每层20户。3月27日的时候我已经居家办公两周了,下楼取快递发现小区大门门封了,问了物业才知道小区出现了阳性病例。

到清明节的时候,我封控前团购的食物已经快见底了,每餐计算着吃也只够再吃三天,一下被一种“能否吃到饭”的恐惧笼罩了。我几乎是见团就跟,价钱贵也跟,因为不知道成团了会不会爆单、仓库是不是配送。

因为想吃面包,我在小区一个叫?姐的邻居鼓励下,做起了面包团的团长,这才发现,我们小区已经形成了一套非常成熟的团购体系,像个“小公司”似的在运转。

小区里有个专门的“团购志愿者群”,里面有人负责发动人脉搜寻供货商信息,有人做起各个品类的团长,有鸡蛋团长、牛奶团长、蔬菜团长等等,到现在已经组织过20次团购,有5个“团长”了。

每次货物到了小区门口物业消杀完以后,?姐会在小区群里张罗配送的事,看谁家贡献个小推车,有没有几个男生来送一下货。包括住在小区里的外国居民,也都加入了团购,有个日本小哥甚至通过自己的渠道团购到了咖啡豆。

对于小区里的老人,我们会有专门的服务。老年人使用手机不是太熟练,只需要在群里说下需求,就有一对一的年轻人帮他们填单子、垫付、送货上门。

每天晚上,团长群里还要开会总结一下团长们今天的工作,有专人负责写SOP(流程指引),这样能保证团购体系更加流畅的运行。总结的团购流程也会发给新的团长看。

在这份SOP上,写着该在群内如何介绍产品、价格、收费、满足份数,怎样联系供货商、怎样联系配送。还有专门的“客服”负责答疑。因为团长要统计、制表、调配这些比较细致的活,大多是女孩子负责,帮助配送的志愿者大都是年轻的男生。

目前我负责的面包群,份数已经到了70人,虽然还存在着面包到底能不能送来的担心,但更多的还是第一次做团长的兴奋。

空下来的时候,我会观察周围的楼层和周围的邻居。我看到对面楼上,穿睡衣的女生总在阳台上跑步,听见邻居的歌单从“粉红色的回忆”变成了邓丽君,还发现大楼的物资群有人用面膜换了火锅底料。

这几天我还注意到,小区的树一天比一天绿,天黑得一天比一天晚,感觉上海的春天已经到了。

Double小区总结的团购流程

尊龙游戏首页 尊龙_用现金一下

{Copyright 2017 尊龙游戏首页 All Rights Reserved